收藏本站
 

在莆田等红绿灯

1.jpg

 

红绿灯路口,“何晕何晕”水泄不通
各形各色的车,一辆接踵一辆
在实线内演练着“擦边球”规则
实线外,探头探脑的“猴急车”
“连天小神”,硬要挤爆城道喉咙

公交车塞满“阿骚讲无字”与苦笑
鸣着大笛“靠铃鬼”,浑身涂鸦
性感诱惑的“抠药膏”广告,颤悠悠地
跳着“大Q连”的钢管舞,钻蛇道般
试图模仿“阿弯”逶迤而过

蓬头垢面的货车,垒着
杂七杂八的货物,干瞪着
小毛驴“敢死队”飞奔闯过
恼心的隆隆声夹骂着“猪窝寡骚”
——“演八过”,急刹再等99秒

光鲜的土豪车,扮演着“骚骚虎面”的小丑
耍着“各冲怕”的杂技,加塞每一寸空间
一如把握商机,争分夺秒“连筋顿”
一溜烟甩下那些貌似“淘淘略连”
被吓的“土土勒面”的日本车

骨头般的城道,被“不早绿”的车流折磨的
“实实没法度”,几近“空空安面”
挂档的枪齐刷刷瞄准红灯倒计时
路怒症“欠欠灶”张牙舞爪,嘀嘀嘟嘟
与尾气同流合污,看起来“钱盖连”

 

关键词: 现代诗

评论(0条)